RSS
首页 > 安全环保 > 正文

没有安全,“3亿人上冰雪”怎能安心?

http://www.workercn.cn   2018-02-09 08:04:18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查看评论

在滑雪产业日益壮大背景下,滑雪事故的不断增加,对雪场安全保障、初学者安全意识和相关法律法规制定提出了更高要求——

没有安全,“3亿人上冰雪”怎能安心?

  1月26日,《北京市大众滑雪锻炼等级标准》测试活动启动,滑雪者可免费参加等级测试,明确自己处于何种水平,并以此为依据选择适合自己的雪道。

  这是陈黎涛滑雪以来经历的第3个雪季。如果早有类似测试,陈黎涛和小伙伴儿们在雪场,也许就能少受伤了。

  “你想听哪一次摔伤?”

  虽然“雪龄”不长,但当被问到受伤经历时,陈黎涛笑了:“你想听哪一次摔伤?”

  2015年圣诞节后的周末,陈黎涛第一次来到滑雪场。和大多数初到雪场的人一样,陈黎涛没有头盔、没有护具、没有教练就上了初级道。

  看着别人从高处“飞”下,陈黎涛也心痒了起来。他穿着在雪场临时租的单板,在初级道上一遍又一遍地模仿着他人的动作。从早上9点到下午3点,他一边滑一边摔,到最后把眼镜摔飞了,额头也磕破了。

  回家后的第二天,陈黎涛发现自己下不了床,“背、腿、手和臀部连着肿了3天。”

  可陈黎涛并没有服输。他想学会这项运动,先是购置了头盔、护臀和护膝,接着又报了一个室内滑雪课程,接受了系统的培训。

  第二个雪季来临时,陈黎涛再次来到了雪场。这一次,他一直按照教练在室内滑雪机上训练的技巧练习,推坡、落叶飘、换刃……陈黎涛觉得自己滑得很顺,临近结束时,想把速度提上去。

  这一次,他卡刃摔了。后背和头部直接砸下去,“就感觉后背不行了,翻身疼,坐起来也疼”。在雪上躺了好一会儿,陈黎涛觉得头盔里明显有东西扎着后脑勺。卸下头盔时发现,它已经裂开了,头盔上松紧头围的部件也已摔断。

  “如果没有头盔,后果不堪设想。”回想起这次经历,陈黎涛至今还有些后怕。回家艾灸了大半个月,陈黎涛才慢慢恢复。

  陈黎涛还算是幸运的。2017年初,北京大学一名女研究生在练习滑雪技术时失控,撞入树丛后不幸身亡。两天后,一名10岁男孩在中级道滑行时冲出雪道,坠下山崖。

  尽管国内有关滑雪受伤的数据尚无权威数据统计,但沈阳工业大学体育部副教授朱东华在对70家滑雪场做过调研后发现,国内滑雪受伤与死亡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2008年至2011年间,因滑雪导致重度受伤的人数从最初的72人上升至156人,平均每年增长10%;死亡人数由5人增至26人。

  “不是能滑雪的地方就叫滑雪场”

  滑雪事故增加的背后,是日渐壮大的滑雪产业。刚刚举行的2018亚太雪地产业论坛中,有专家指出,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初级滑雪市场。《2017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也显示,去年全国已建成滑雪场703家,全年滑雪人次达1750万。

  在冬奥会的带动下,资本大规模涌入,滑雪场从集中在东北、华北地区转为在全国“遍地开花”,但很多投资者并不了解滑雪运动。

  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建设一个雪场要符合自然条件,除了考虑山情、地貌、温度、风向等自然条件以外,还要综合当地的消费水平。“滑雪是高消费运动,但许多投资者缺乏科学的规划和论证,就盲目跟风建雪场。”

  “不是能吃饭的地方就叫饭店,不是能睡觉的地方就叫宾馆,同样的,也不是能滑雪的地方就叫滑雪场。”李晓鸣说,滑雪场对硬件、面积、设施和软件等各个方面都有相应要求。“而一些滑雪场,搞一个土堆、弄几个雪板,就敢开业。这样的雪场很容易造成安全事故。”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刘英杰]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