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首页 > 法治维权 > 正文

到底谁能当我的代理人,为我打官司?

http://www.workercn.cn   2017-12-28 07:50:21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查看评论

找律师太贵,找法援不易,找普通公民也有限制

“到底谁能当我的代理人?”

  “找律师,咨询费就要好几百元,写材料、出庭又得几千元。因为没钱请律师,我去北京市昌平区一家法援机构申请了法律援助,可对方看我没有公司盖章的任何证据,说帮不了我。最后,我找了一个懂法律的朋友帮我找证据、打官司。”12月20日,在京打工的亓同川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这位刘姓朋友的帮助下,12月19日,亓同川向北京市昌平区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被立案。可没想到的是,在提交《授权委托书》的时候,他遇到了麻烦。“仲裁委说必须是律师或者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近亲属才能当我的代理人,刘某不行。”

  “亲属都不懂法律,到底谁能当我的代理人,为我打官司?”亓同川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申请劳动仲裁,找谁代理?

  亓同川老家在山东莱芜农村,2006年3月入职北京某印刷公司,主要从事双面印刷生产机长工作。2017年9月18日,他的生产主管经理突然口头通知他暂停工作回家休息,上班时间会电话通知他。

  “我问经理为啥停工,他也不详细说,就说是政策原因,于是我们只好回家等电话。可直到12月12日,都没有人通知我具体上班时间,也不发放基本生活费。我去公司后才发现,厂房里空无一人,公司已经搬走了。”亓同川说,“后来,我去北京市昌平区劳动社会保障局查询,才知道从入职至今,公司一直没给我缴纳社会保险。”

  因无钱请律师,申请法律援助也无果,亓同川找到刘某为他维权。除了基本的差旅费外,刘某没有向他收取任何费用。

  在刘某的帮助下,亓同川向北京市昌平区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解除与公司的劳动合同,并要求公司支付2017年9月18日至2017年10月18日期间的工资、2017年10月19日至2017年12月12日期间未安排工作的基本生活费,却遭遇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对此,北京市昌平区仲裁委有关负责人解释说,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的相关规定,刘某不能作为亓同川的代理人。

  然而,刘某却表示,没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普通公民不能代理劳动仲裁案件,而且他在不少地方都帮农民工代理过劳动仲裁案件,昌平区仲裁委的做法于法无据。

  限制普通公民代理,是否合理?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当事人、法定代理人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诉讼代理人。下列人员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一)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二)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工作人员;(三)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

  参照《民事诉讼法》限制劳动争议仲裁中的公民代理,是否合理?一位仲裁员对记者指出,“劳动仲裁实施准民事诉讼程序,参照适用《民事诉讼法》是可以的。另外,法律服务毕竟是专业化的社会服务,部分普通公民代理人业务素质不高,对法律一知半解就当代理人,在案件处理中出现了扰乱仲裁秩序等问题,反而不利于当事人。再者,黑代理的问题也比较严重,现在不少公民代理都是打着不收费的名义进行经营活动。”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刘英杰]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