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首页 > 法治维权 > 正文

未成年人直播乱像不止,亟待筑起藩篱

http://www.workercn.cn   2018-04-09 15:23:30   来源:法制日报   查看评论

  立法 实时监控明确责任

  针对未成年人做直播,目前尚未有法规明文禁止或作出限制性规定,仅有一些部门规章作出通用规定。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明确禁止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从事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传播淫秽色情等活动,但这也仅仅从直播平台的角度作出规定,如传播淫秽色情内容平台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未成年人直播平台的注册和准入,该规定未有相关明确的约束。

  文化和旅游部早前曾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规定网络主播要进行身份证实名注册。北京市文化部门曾依据《北京网络表演(直播)行业自律行动公约》提出,并禁止未成年人开通主播频道。但由于这些规章缺乏强制性,也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今年2月,湖北省武汉市施行的《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视频直播网站聘请未成年人担任主播或者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应当征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同意。相关专家认为,武汉通过立法的形式对未成年人担任主播作出规定,具有强制约束力,有利于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然而,由于对征得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的方式、行为是否获利的认定等缺乏细致的规定,并且对网络的跨地域性等问题也不能完全解决,《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仍显得有些简单。但即使如此,在全国范围内,像武汉市一样进行立法层面上探索的地方仍不多。

  完善未成年人网络直播立法,专家观点分为两派,一堵一疏,但都认为应当严格准入及监管。一派观点认为要全面禁止未成年人注册网络直播平台账号,以及以网络主播的身份进行网络直播。另一派观点则认为没必要全盘否定,未成年人直播也可以内容积极向上、不影响正常生活,但是在未成年人直播过程中一定要进行实时监管,并且相关法律法规要对未成年人担任主播的时间、内容、监护人责任等方面作出详细规定以及明确责任。

  合力 校园引导社会监督

  与成年人做主播追求经济利益不同,很多未成年人做主播甚至发布违法内容,就是为了“好玩”,甚至一些未成年主播为了与同学攀比粉丝而不惜做出脱衣直播等行为。不仅如此,一些直播还将场景设在了学校。

  说起这些不良校园直播,河北省人大代表、保定市公安局莲池分局裕华路派出所指导员唐明宇告诉记者,要规范校园内使用网络直播平台、小视频软件传播等行为。在河北省今年两会期间,唐明宇提出,不良校园直播不仅侵犯了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而且会影响未成年人在校学习期间正确树立价值观、网络观。在此大环境下,一些未成年在校学生已经自行注册平台账号,传播一些所谓“网络段子”的校园版本,甚至在课余期间做“主播”“小网红”。

  为此,唐明宇建议,对教职员工在校录制、传播与在校学生(幼儿)相关的小视频、直播等行为应予禁止,以此牟利的行为,应当视为违纪;对学生家长进行宣传教育,校内校外形成合力,肃清在校学生上网用网的环境;对未成年在校学生已经开通的视频直播平台账户予以清理,成年学生开通的账户予以引导;学校的视频宣传工作,由学校宣传负责人进行统一管理。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未成年人直播也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问题。他们普遍认为,要加大对网络直播尤其是未成年人参与直播的监管,一方面要完善立法,在法律上对直播者和平台的责任作出规定;另一方面要加强技术手段,通过技术层面解决网络乱象。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认为,只有明晰了直播者的法律责任,才会对直播者产生约束。同时,要在技术层面上实现对危险直播、低俗不良直播的屏蔽。

  全国人大代表、共青团安徽省委书记、党组书记孔涛则建议从违法违规直播的投诉上下力气,并设立主播黑名单。他表示,要发挥社会公众的监督作用,鼓励用户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投诉举报,同时要求平台企业优化现有投诉举报入口,针对相关文件要求设立更加便捷完善的举报渠道。

  “要加大违法违规处罚力度,建立健全信用体系制度。”孔涛说,可以将目前行业公约中的主播黑名单制度应用到行业监管中,对引发极其恶劣社会影响的平台,给予吊销企业执照处罚,相关人员终身禁入相关行业,提高直播平台企业试错成本,以此倒逼平台加强主播准入门槛和日常监管。(本报记者 周宵鹏)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刘英杰]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