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首页 > 劳模访谈 > 正文

带民致富 乌蒙留芬

http://www.workercn.cn   2017-11-08 14:13:30   来源:贵阳晚报   查看评论

如今的岩博村小洋楼林立

岩博村富裕起来了,周边的小商贩都爱来此卖水果

“三变”改革标语遍布岩博村落

习近平总书记与余留芬的一番对话,让“人民小酒”一下子火了起来

曾经的酒厂

如今的岩博酒业

  磅礴乌蒙,山高谷深,这里世代住着贵州最贫困的人,过去的盘州市淤泥乡岩博村,就是乌蒙山深处的一个典型贫困村。16年前,岩博村开始发生转变,起因是一次引起争议的村支书选举,当选的人叫余留芬,一名外嫁而来的媳妇。16年过去了,时间证明,余留芬正是能够带领全村走上致富路的那个带头人。

  2011年,岩博村民陆续推掉了陈旧的木房,盖起了小洋楼;2016年,岩博村集体资产达到了6200万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5457元……2017年10月,已经48岁的余留芬从人民大会堂回到家乡,她决定把大部分精力注入到全村千户人共同投资的“人民小酒”酒厂。她说,办好酒厂,村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那人

  外嫁来的媳妇,争议中当上了女支书

  余留芬穿着黑西装,原本定期要修剪的短发已经盖过衣领。从北京回到岩博村的这10多天里,余留芬没歇过脚。每天市里、乡里、村里、酒厂来回跑开展十九大精神宣讲工作,她能挤出来接受采访的时间也不过半小时,只能粗略地讲述自己的人生脉络。记者只有转转村庄、访访村民,尽量还原一个更为真实的余留芬。

  53岁的陈凯琴住在上岩博村,她家有三栋房屋,两栋是两层小洋房,一栋是平层,将一个小院围着,其中这栋显得陈旧的平层原本就是余留芬的老房,也是村里最早的水泥房,后来才卖给了陈凯琴。

  陈凯琴有一本珍贵的相册,记录了她的青春。照片下有日期:1995年、1997年……那时,她不过30岁,余留芬比她还小5岁,但按照辈分,陈凯琴还要管余留芬叫“孃孃”,而这些老照片,全是余留芬给她照的。

  1989年,20岁的余留芬从外乡嫁入岩博村。“那时的岩博太穷了,为了改善生活,1993年,我从城里买了一台照相机给村里人照相,5角钱一张。”余留芬说,当时,她走村串户,先是给学生照相,后来村民觉得新奇,又给大家照全家福、生活照、劳动照。而这样的生意不是天天有,陈凯琴回忆,她们更多的还是种地,她和余留芬把孩子托付给一户人家照看,她们能给的回报,就是两个人种三户人的田土。

  慢慢有了积蓄,余留芬盖起了村里第一栋水泥房,开了第一家小卖部和第一家餐馆,她成了村里最会赚钱的人。

  2001年元月,老支书病重,在推荐候选人时他想到了余留芬。不过,余留芬是女性,又是外嫁到村里的,遭到了太多村民反对。“我记着乡里干部来考察时,老支书坚持推荐我,他说我有经济头脑,会承担起带领全村致富的责任。”在部分村民的质疑声中,余留芬当上了岩博村第一位女支书。

  余留芬有经济头脑是公认的。2001年当上村支书后,村里有的只是负资产,这时她注意到了村里的1480亩林场,而这片林场之前已经被10万元卖了出去,如今她想买回来,卖家开价17万元。

  于是余留芬带着村民进林场,一棵大树一棵大树挨个往下数,从早上到傍晚,数了三分之一,余留芬心里就有数了。根据当时的市场价值,这片林场的市值已远超17万元。底气十足的余留芬贷款赎回林场,批到了间伐证,把一车一车木材送到矿区,村集体有了最初的发展资金,为后来的砖厂、酒厂、养殖业打下了基础。

  砍伐一棵种三棵,现在这片“绿色银行”并没有被取空,还扩大到了1万亩,做起了彝族乡村旅游项目。

1 2 3 共3页

[责任编辑:刘英杰]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