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首页 > 文化旅游 > 正文

青年作曲家:年轻人难静心写交响曲?

http://www.workercn.cn   2017-10-31 14:03:58   来源:北京日报   查看评论

青年作曲家:为艺术?为糊口?
——寻找古典音乐新生力量之二

在本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指挥家谭利华携北京交响乐团演奏中国作品专场音乐会,上演郭文景、周龙等中国作曲家的作品。

  “中国概念”是北京国际音乐节每年都会推出的重要板块,中国作品专场音乐会的上演,让观众们那听惯了“洋腔洋调”的耳朵也能换换频道,感受一下纯正的中国风。今年音乐节“中国作品”专场音乐会的作曲家名单,看起来似乎有一点“单调”,基本都是郭文景、陈其钢等年过六旬的“老熟人”。虽然他们的作品都很精彩,不过对有些观众来说,可能还是有一丝奢望,那就是想听点新鲜的东西。

  在这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日渐凸显的问题,那就是青年作曲家正在等待闪亮登场的机会。抛开那些功成名就的老将,中国优秀青年作曲家中的代表人物都有谁?在哪里?身在古典音乐圈外的人答不上来,其实业内人也得犹豫犹豫,“中国作曲家断代”的说法正在成为一个值得关注和探讨的话题。

  年轻人难静心写交响曲?

  郭文景、陈其钢、叶小纲、周龙……这几位在国际上知名的中国作曲家,都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现在均已年过六旬。固然要为他们旺盛的创作力感到欣喜,但也令人疑惑:青年作曲家的作品在哪里可以听到呢?

  “其实我们一直在找中国青年作曲家的作品,但是不太好找啊。”北京国际音乐节节目总监涂松一脸无奈。“音乐节一直在留意青年作曲家的作品,但不能因为我们要做‘中国概念’,就随便谁的作品都可以上。”在他看来,一部优秀的作品,除了有技巧,有情绪,最重要的还要有思想内涵,“没有思想内涵的作品,无论乐队在演奏中怎么进行二度创作,都不会让它变得动人。”

  “现在中国交响乐界活跃的都是五六十岁这个年纪的作曲家,40岁的作曲家在哪呢?30岁的作曲家在哪呢?”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余隆一针见血。前不久,为庆祝广州交响乐团诞生60周年,广交委约世界著名作曲家潘德列斯基,以中国古代诗歌为背景创作了《第六交响曲》。有人觉得奇怪,为什么广交的60岁生日要请一位西方人来创作中国题材的作品呢?

  余隆坦言,在选择作品上没有中国人、外国人之分,他只是根据作品质量的好坏选择委约对象。其实,他也想选择中国青年作曲家,并在多种渠道为青年人提供平台,如举办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举办青年夏令营等。如果发现好的作品,他也愿意携中国爱乐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广州交响乐团演奏。可他却发现,能够胜任的年轻作曲家实在屈指可数。而有不少年轻作曲家,出于某些原因,在忙着为影视作品创作,很难沉下心去写一部交响曲。

  年轻人作曲“不好听”?

  “其实年轻作曲家中有一些很有才华,但是我不太敢用。”指挥家谭利华给出了另外一个视角,“他们创作的作品技术水平高,但可听性有限,能被人记住的当然就少。”

  作为北京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谭利华每年都会向不同的作曲家委约作品,“我也考虑过找年轻作曲家,本意是希望找一些有可听性的作品,可这几年听下来,一个没有。”他接触到的年轻人都爱用新的手法、新的概念,技巧高难,可他总觉得作品里面少了点“中国味”。

  “既然是中国原创作曲家,是不是应该有点中国元素在里面?有熟悉的声音,观众才爱听。”谭利华坦承,郭文景、陈其钢等一代成熟作曲家,会巧妙地把唢呐、板胡等中国乐器,或是带有中国韵味的曲调融入高难度的作品中,“他们确实更懂得把握技巧性与可听性之间的分寸。”

  “现在的作曲家其实也蛮难的。”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陈光宪认为,“如果他们写大家觉得好听的东西,有人会批评他们还用以前的手法;如果他们用了现代的手法,大家又会觉得听不懂。”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刘英杰]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